MUSIC

榮光的軌跡【第二回】(一)《巡演結束之後的採訪》

像怪獸大暴亂似的演唱會!!




1990年5月17日,X在大阪城hall為大約歷經了八個月時間的「ROSE & BLOOD TOUR」畫下了句點,在超越了因途中YOSHIKI昏倒而造成所有行程順延的意外事件之後,他們終於在大阪城hall迎接了感人的巡迴演唱最終場。那時 正在製作這場巡迴演唱會的寫真集的我,因此獲得了不少觀賞這場再度展開的巡迴演唱會的機會。然後,巡迴演唱結束之後,全部的團員都為了這本寫真集而接受了 採訪。



即使巡迴演唱會已經結束了,他們仍是不變的忙碌。為了即將於9月1日發行的錄影帶 「VISUAL SHOCK 2.5」的錄製作業,他們連續好幾天都將自己關在六本木的攝影棚中。因為排不出其他空檔這樣的原因,採訪工作全是他們從作業的空閒中抽身,在攝影棚的大廳 進行的。那時是他們從大阪回來的隔日,也就是在巡迴演唱會落幕後的第三天,我們進行了這一次巡迴演唱會完成後的專訪。

「這個呀,可是緊接在巡迴演唱會結束之後,熱騰騰的訪問啊!」編輯興高采烈地說著。不過這次的專訪還真不是普通的困難。總之,我進去攝影棚的時候是 下午2點,可是,等到最後 YOSHIKI的專訪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清晨6點了。就算我早已先告別了沐浴在朝陽中的六本木, YOSHIKI接著回去的地方仍然是攝影棚之中,這些都在在證明了他們的行程表是多麼的緊湊。

當時的訪問收錄在寫真集「X ROSE & BLOOD TOUR Photograthy」(音樂專科社發行) 之中,巡迴演唱會中許多以率直口語說出的小插曲也非常的有趣。例如,巡迴演唱會開幕日的前一天,於涉谷喝酒時折斷了右手拳頭,那隻手因而在演唱會中多次變 為小叮噹狀態的HIDE、在2月的演唱會時,因為足蹬高跟長統靴而扭傷腳踝,從那次以後就變成無法再穿高跟鞋的TAIJI、巡迴演唱會的前半段以莫希干髮 型(即印第安酋長帽似的髮型)做為註冊商標,但是到了巡迴演唱的後半卻一直將頭髮放下,像要反抗之前那個違逆自然的髮型似的PATA、採用當地的土產做為 看似道地的MC,事實上開演之前卻在會場的大廳裡張惶失措地尋找題材的TOSHI、以及詳細地說明自己的昏倒時的狀況,並且在閉幕日那天發出獅吼一般的聲 音,和在舞台上號啕大哭的YOSHIKI。

不過,就在團員全體因為巡迴演唱會順利地落幕而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相反的,他們卻也表露出了巡迴演唱結束後相對的寂寞,這令人印象深刻。之後,他們為了專心於專輯的錄製工作,便決定暫時先不要舉行他們最愛的演唱會。

後來,他們為了第二張專輯的錄製作業,完全從大眾媒體前消失了蹤跡。當初雖然預定要於 7月時飛往美國,在洛杉磯開始錄音工作。可是,因為諸多事件延誤了行程的緣故,全體團員真的啟程赴美也已經是那年11月的事了。其間,我在"Arena 37度"這本雜誌上連載了長達8回的 」X The Greatest History」這樣的文章。

那些文章是將他們從幼年時期開始到產生搖滾自覺,開始組團到加入『X』,以及最後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正式出道等等的事件,以按照年代順序追述的文句構 築而成的歷史性讀物。知道他們會無限期地從傳媒上消失的編輯,在期間仍然打算在雜誌版面上刊載『X』的事蹟。那的確是一個苦肉計似的主意,採訪雖然是在他 們前往美國前進行的,可是,這個連載卻從90年6月發行的7月號開始,持續至91年 2月號才結束。

那時『X』仍帶有濃厚的神秘色彩,有關全體團員從孩堤時代到正式出道這段時間的採訪幾乎完全沒有。因此,這次的連載可說是非常劃時代的創舉。

這次的訪問雖然是刊載在音樂雜誌版面上的東西,可是,其實也有從團員的初戀一直到初吻的回憶,這一類類似女性週刊雜誌似的問題。


∼TO BE CONTINUED∼








全文轉貼於http://music543.com/phpBB2/viewforum.php?f=153

翻譯者:YXL

About Yung-Hsiang Chang

0 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