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9日

中醫研究

覺得張東迪老師有個觀念蠻不錯的:當知道某個中藥有效,想要讓西醫接受,就要去證明他的機轉,而不是去一直說它是清熱解讀等等,當然有一天我們終究要讓西方醫學接受中醫的思考(如清熱、解毒、養陰),但這是很久以後的事,在那之前應該先讓別人瞭解藥物作用在那個marker、receptor上。慢慢的一步一步來才能使別人接受中醫。

這話題之前就在ptt的中醫板和醫學生板吵過好幾次,大致上就分成兩派,一派認為中藥是複雜的組成,不能用西醫的分子觀念來解釋,另一派就是認為中醫不科學,應該要用西醫的研究方式來做實驗證明。


兩派都有他們合理的解釋,不過我蠻認同老師那段話的。中醫如果要發揚光大,要走進世界舞台,那實證醫學是必經的過程,就像老師說的,學西醫的台灣人、華人都不一定能接受中醫的陰陽表裡寒熱虛實,你要讓外國的西醫老外去接受,用屁股想都知道不太可能。當然用分子生物的觀念去研究中醫未必是正確的方法,但是不這麼做,我覺得中醫還是只能故步自封,無法將中醫市場擴大,頂多就只是在華人地區盛行。不過也許大部分的中醫人士都覺得這樣就很夠也說不定!

其實中醫要走進世界真的很辛苦,去年暑假曾聽過一位中山醫師的演講,他在做中醫藥的分析和實驗。因為中醫的八綱辯證、辯證論治,會使得研究的對象非常難找,也非常難以分類,加上很多控制變因沒辦法控制得十分精準,因此他的實驗作了十幾年,卻還沒有一個完美的成果展現出來。

換個角度想,中醫真的有必要走進世界和西醫相抗衡嗎?或是有必要讓西方醫學承認嗎?

如果當年強勢的是中醫,或許現在是我們要求西方醫學徹底做到八綱辯證和望聞問切! XD


想要隱藏的部分

張貼留言

Whatsapp Button works on Mobile Device only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