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e

[XD] 台灣記者語錄

雖然之前就看過了,不過昨天再看一次還是覺得很好笑
台灣的記者真的是糟糕到不行

●社會篇●

1.七二水災
白爛記者:啊,你家被土石流淹了,心情如何?
災民:............................

2.白爛記者
不知道當初那些房子被淹的人的人是什麼心情?

3.上次胡志強因為員警殉職落淚時白爛記者:市長,你做過外交官歷練豐富,為什麼今天會為了這種事情掉眼淚?

4.中天新聞:
張錫銘落難山中,從現場的便當盒看來,張錫銘是很克難的在逃亡......

5.有一個東森的新聞畫面──
明明那個老阿嬤就已經哭的呼天搶地了......
畫面中還傳來白爛記者的問話:阿嬤─阿嬤─力A艱苦某?

6.一個小孩不小心墜樓死亡
白爛記者問小孩爸爸:先生,你很難過嗎?

7.白爛女記者在槍擊調查的記者會問李昌鈺
你為什麼剛剛要摸侯友宜的臉?
你穿的夾克是誰送的?有沒有特別意義?

8.電視新聞裡報導一個強暴犯被咬掉舌頭,急診主治醫師很認真的說怎麼處理這個病人,而且
很遺憾的說因為延誤太久,所以沒辦法把舌頭接回去了,接下來的畫面是──

記者訪問被咬掉舌頭的嫌犯:『請問你為什麼會這樣做?』
這時候畫面:嫌犯低頭沈默,畫面字幕打出:『.....(沈默)』
『那你現在感覺怎樣?』
畫面還是:嫌犯低頭沈默,畫面字幕打出:『.....(沈默)』

.....到底要一個舌頭斷了一半的人除了沈默外還能回答什麼啊?


9.之前有人跌落在樹上倒吊2天....
白爛記者還問:「你A甘苦沒...」


●政治篇●

花蓮縣長剛剛去世了,但版本很多種:
台視報導他是因為肺癌去世。
東森記者林獻堂說他是肺腺癌去世。
TVBS和中時電子報說他是肝癌去世。



●財經篇●

記者對中華開發董事長職位到底是誰感到興趣,因此訪問了替劉泰英奔波籌錢的陳敏薰。
但是問的都是「你今天為什麼沒穿黑的,黑的不是你的最愛嗎?」



●體育篇●

1.陳金鋒7/29回來台灣
東森的記者一路跟跟跟的~跟到陳金鋒他家
然後在陳金鋒下車...要進家門的時候
白爛記者問了一句:陳金鋒....這次回台灣是不是要回來參加奧運的?
陳金鋒帶著墨鏡...酷酷的回答:阿無哇係返來買衝啥A.....
還外帶青了那個記者一下...

2.白爛記者問:
穿上中華隊隊服的感覺?
陳金鋒回答:我97年就開始穿了,沒什麼特別的


3.白爛記者問陳金鋒「手傷」如何?
陳金鋒回答:「我不是曹錦輝耶。」

4.有白爛記者擔心他與中華隊友的默契,
陳金鋒說:「去年有打亞錦賽,沒默契問題吧。」

5.有一次某白爛女主播在報體育新聞的時候講舊金山「巨人隊」

6.有位白爛記者在威廉波特採訪許金木時說道:許金木,請告訴全國觀眾你叫什麼名字....



●國際篇●

有一個白爛又不怕死記者在中國的記者會上問:請問你們「中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結果,被中國發言人訓斥:我們不是中共,我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防篇●

有個白爛女記者,當眾問國防部長蔣仲苓,「部長,我們真的要買幻象16嗎?還是要F-2000 呢?」


●SARS篇●

1.看到三立新聞,赫然聽見主播用聳動的口氣說:「『華昌社區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社區』?有
人說這裡老人多,經記者實地探訪,我們發現....這裡.....獨居老人.....『還真多』。...讓我們一
起來看看獨居老人的生活。」

2.台灣未能如願從旅遊警示區除名,是台灣白爛記者(懷疑是中國臥底)在日內瓦記者會上公
開質疑國內SARS死亡人數有問題,大聲向WHO總幹事問到「你們不覺得台灣死亡人數有問
題嗎?」讓原本可能順利除名,最後功虧一簣。

3.三立電視台晚上十一點半到台北市松山裡作現場直播,明天要開始全民量體溫運動,白爛記
者跟個某白爛里長一起去幫里民量體溫,白爛里長去敲某一家的鐵門,沒人應門,白爛里長
對著白爛記者說,「像這家人可能不在,我們明天再來量」,接著,白爛里長跟白爛記者就
走了。


●白爛的胡姓女記者篇●

1.有一個白爛的胡姓女記者問說:綠蠵龜跟櫻花勾吻鮭有什麼不一樣?
只見口中含笑的孫主委不徐不緩地回答說:
「胡小姐,這兩種動物,一種是魚,一種是龜,完全不同。」

2.發生分屍案
白爛的胡姓女記者問警員:請問這件案子是他殺機率有多少?
檢察官愣了一下,回答更妙:我們不排除這個可能.....

3.白爛的胡姓女記者某次採訪南部海軍基地時,發現國軍的直昇機竟然可以在海軍軍艦上 自由
升降,她於是就近採訪該海軍基地指揮官,海軍指揮官以相當鎮靜的口氣向白爛的胡姓女記
者說:「其實我還可以告訴你另一個值得做專題報導的題材,那就是我們的潛水艇可以潛到
海裡。」

4.又有一回播報陽明山花季新聞時,電視畫面正在播出民眾賞花鏡頭,忽聞白爛的胡姓女記者
的旁白:「陽明山花季要開始了,各位觀眾可以看到,現在整個陽明山真是百花爭『拼』。
美麗極了。」頓時全體工作人員,全部聽得一頭霧水,何時「百花爭妍」變成了「百花爭
『拼』」?而電視機前的觀眾也紛紛開始玩起查字典遊戲,讓全國忙死了。

5.有一回在電視台播完新聞後,白爛的胡姓女記者斜著頭問一位同事說:「好奇怪,剛才播一
條有關海基會秘書長邱進益,到中山陵拜國父衣冠塚的新聞,邱進益為什麼要去拜大陸的國
父?」
同事很訝異的回答說:「他去拜的國父就是孫中山啊!」
白爛的胡姓女記者還是很迷惘,接著就問:「大陸的國父不是叫做『衣冠塚』嗎?」

6.有一回,國防部召開有關經國號戰機記者會,遲到的白爛的胡姓女記者一進入會場,坐定立
刻舉手發問說:「請問經國號跟IDF有何不同?」
結果,主持記者會的一位國防部中將,表情嚴肅地答稱:「一個是中文,另一個是英文。」

7.有一回播報某條關於「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周後離去」的新聞時,白爛的胡姓女記者以她那美
豔臉孔背後的偌大腦袋,自以為聰明地把新聞用詞私自「口語化」,改成「飛機在空中盤旋
一個星期後離去」。



●白曉燕案●

1.早上五點超視CALL進去,訪問他對小孩教育環境看法時,白爛女主播堅持要陳進興唱一下好錄給他兒子聽啦。實在是那個女主播問到沒什麼好問的,就問他兒子喜歡聽什麼兒歌,然後
就跟陳進興在電視上唱起《兩隻老虎》。唱完後,女主播說:「哇!陳先生,你的音抓得好
準喔!我們再唱一次好不好?」

2.李濤電訪陳進興,不但不斷的以激烈的言語去引起陳進興的激動,更在全國觀眾的眼前,大
聲念出白冰冰家的電話。

3.李玲和陳通話後,就問陳進興:「你要求帶著妻子出國?」陳進興問:「你說什麼,你這個
主播!」陳覺得莫名其妙,反覆表明要掛電話。
李又說:「你妻子正收看著中視……」
陳回問:「你怎麼知道?」
李試圖轉移話題說:「我們正聯絡你太太。」
陳說:「那你現在接進來。」結果也沒接成。

4.王育誠說要和陳面對面接觸,作《今夜現場》節目!接著,王育誠居然問陳什麼時候自殺!

About Yung-Hsiang Chang

0 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