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

2008 X-Japan攻擊再開場刊~Toshi篇~


1561845763
── 10年前,在TOKYO DOME舉行的X JAPAN解散LIVE《THE LAST LIVE ~最後之夜~》,LIVE結束後,又立刻趕到紅白現場。那個時候, 在這些(指THE LAST LIVE和紅白)都結束之後,TOSHI桑有想過,有一天會再一次以X JAPAN成員的身份站在舞台上嗎?

TOSHI:沒有,從來沒有想過。



── 也就是說,那時候覺得一切全部都結束了。 1559660957

TOSHI:我退出,然後X JAPAN解散,對我來說,那個時候完全沒有再回去的打算,甚至連做夢都沒想過。

── X JAPAN的LIVE結束了,從那個舞台上離開的瞬間,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TOSHI:
已經……把自己全部燃燒殆盡的感覺。想要把LIVE做完的感覺。所以,紅白的事情完全不記得了。


X-Japan解散前 晚期的Toshi

── 原來如此。

TOSHI:
紅白的事情幾乎是完全都不記得了。後來看了(當時的)影片,發現自己幾乎完全發不出聲音來了(笑)。大概,這是至今為止,最差的演出了吧!發不出聲音。幾乎完全沒有考慮過紅白的事情,也沒有思考那個事情的力氣了。真的是在TOKYO DOME把自己全部燃燒殆盡……這樣的感覺。

1559655602
早期X的Toshi
── 那之後已經過了十年的歲月流逝,在TOSHI桑心中,對回到X JAPAN這件事的想法有了改變嗎?
TOSHI:
當然是有所改變,才會走到今天的。1997年的4月,我向YOSHIKI還有其他MEMBER表明了想要退出的想法,那之後經過了10年。 2006年的秋天和YOSHIKI取得了聯繫……和YOSHIKI在HIDE的葬禮以後,那是1998年5月的事情,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也沒有任何聯絡,我自己一個人走上了治癒系音樂的道路。從那個所謂的藝能界,從一線(的巨星身份)硬是抽身退出,一直在自己的道路上獨自行走。重新MAJOR,重新回來X JAPAN,這些事情幾乎從來都沒有考慮過。

1559661085


離開X-Japan後的Toshi開始背著木吉他,在全國各地進行著"詩旅"的活動,跑遍了8000多家的醫院、養老院、孤兒院、監獄、以及少年感化院演唱。

(這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吧...囧)1559661086
1559662119

到醫院唱歌給老阿伯老阿婆聽
(但是阿婆似乎不太捧場的睡著了....)



── 2006年的秋天和YOSHIKI桑取得聯繫,是以什麼樣的事情作為契機的呢?

TOSHI:
是透過共同的朋友。剛開始,是打電話。真的是很久都沒有打過電話,很突然的感覺(笑)。覺得有點尷尬。幾乎每天都在一起,從幼稚園的時候就一直一起長大,一起上學,一起吃飯,大半的人生都在一起、和音樂一起成長,然後突然的空白……什麼話題都想不太出來,真的是有點尷尬。


── 那個時候談話的氣氛是怎麼樣的呢?

TOSHI:
電話的話,果然是很緊張的,想著「應該說什麼才好呢?」我完全不清楚他的活動狀況,只好說些纇似「最近還好嗎?」這樣的話。雖然也聽說了一些他的情況,但是詳細的情形我卻不清楚。所以其實是很懷念的,想著「他到底在做什麼呢?」


── 那麼,這次X JAPAN再結成,對TOSHI桑來說,決定要做的最重要原因是什麼呢?

TOSHI:
和YOSHIKI通電話,在L.A見面,在日本見面……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和YOSHIKI兩個人一起去吃飯吧!已經不記得上一次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在L.A的日本料理店裡兩個人一起吃飯。那個時候沒有談任何和音樂及X JAPAN有關的話題,就像所謂的同學會那樣的感覺。「那個傢伙最近在做什麼呢?」類似這種朋友間的、幼稚園的話題,也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間的談話。那樣的話題讓我覺得「真好啊!」這十年裡發生了很多事情,那之前在主流音樂界,我們兩個從小就開始組BAND,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雖然在ROCK的世界中登上了那樣的高度,但是我也覺得音樂變得不那麼純粹,也包含著許多的糾葛。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以後,可以撇開所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說著很久都沒有說過的老話題,真的覺得很好,很安心,可以無條件地相信彼此,這樣的感覺。從四歲起就開始來往的我們,把BUSINESS之類、人際關係之類的事情都拋諸腦後,只有那種很久都沒有感到過的「很安心,可以相信的」,我自己對這樣的感覺,非常喜歡。我就是喜歡那種沒有任何的算計的、單純的感覺。

1559663024
2008年,重新回到X-Japan的Toshi
── 原來如此。
TOSHI:
然後,我到他的STUDIO去的時候,聽到了《WITHOUT YOU》這首歌。YOSHIKI問我「有曲子,要聽嗎?」,我說「好啊!聽~」那就是《WITHOUT YOU》了,YOSHIKI還拿了歌詞給我看。確實是一首非常好的曲子。旋律是以非常悲傷的鋼琴開始的。我甚至不知道這首曲子的存在,雖然那個時候有其他男VOCAL的歌聲加入,但確實是一首非常好的歌曲。於是我說,「真的是首很棒的曲子呢!」然後他告訴我,「其實是在HIDE離開的時候,葬禮後回到 L.A馬上寫出來的曲子。」我聽了之後,說「原來如此!」所以才會有如此悲傷的感覺。……我覺得這是在X JAPAN的那麼多歌曲中,最好的一首。然後,我看了歌詞,歌詞也很好,我覺得,雖然歌詞裡沒有明確的寫出來,但是確實表達了那種「不管是在怎麼樣的逆境中,也都一定要活下去」的訊息。也就是說,這是一首生命之歌。而我自己,也有心靈受到傷害的時候。僅管這樣,在這十年間,我依然用治癒系的音樂幫助了很多人,自己踏踏實實地做自己的事情,以生命為主題歌唱。我覺得我所做的這些事情,和YOSHIKI在經歷了HIDE的去世所產生的痛苦、悲傷、絕望中所產生的曲子具有相同的方向。而且那首曲子中不只包含著深刻的悲傷寂寞,更重要的是表達了「超越這一切、努力活下去」強烈的信念。透過那首悲傷的旋律,我可以非常深刻地感受到這一點。於是我說,「YOSHIKI,彈這首歌給我聽吧!」於是我們兩個進了錄音間,他彈琴,我唱歌。

WITHOUT YOU - part I (最初的古典樂版本)


WITHOUT YOU - part II (最初的古典樂版本)


── 也就是,那個時候,TOSHI桑只是很單純地想著「想唱這首歌」是嗎?

TOSHI:是的。

── 因為曲子飽含著悲傷,卻又傳達出強烈地「想要活下去」的信念,所以觸動了TOSHI桑,因此有了唱這首歌的衝動,是嗎?

TOSHI:就是這樣的。很自然地就產生了「唱唱看吧!」這樣的想法。

── 原來如此。

TOSHI:
已經不記得是誰先說的,「唱唱看吧!」那個時候,就好像以前一樣,YOSHIKI拿著譜子,然後告訴我曲子的旋律。突然覺得很懷念。那是自《THE LAST SONG》以後,相隔十年後再被YOSHIKI上課呢(笑)。以前有了新歌的時候,也一直是YOSHIKI把譜子拿給我看,然後一個音一個音的彈琴讓我練習。這次做著相同的「作業」,所以有種好懷念的感覺,YOSHIKI彈琴,我們把KEY確定下來,然後唱歌。唱著唱著,好像有什麼熱熱的東西湧了上來,把胸口填得滿滿的。覺得眼角一熱,眼涙就流了下來。


── ……

TOSHI:
唱著歌,覺得很感動。YOSHIKI也是,那個時候雖然戴著太陽眼鏡,但是可以感覺到他也是非常感動的。就是這樣,相隔了十年,兩個人再次相聚。以生命作為主題,唱給HIDE的歌。


── 原來是這樣。因為這份感動,這次又重新連接在一起。

TOSHI:
這首曲子讓我們兩個人都非常感動,想著「有這份感動的話,接下去無論怎麼做都可以。」只要這份感動在的話,那件事(X JAPAN再結成)也有了充分的理由。只要有這份感動在,其他的問題不管怎麼處理都好。只是想要可以傳達這份心情,抱著把這首歌傳達給這個時代的強烈的信念,以後的事情不管怎麼去處理都無所謂,這就是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樣開始的。


── 啊,明白了。也就是說,正因為有了這一段空白的時期,兩個人卻反而可以溝通了嗎?

TOSHI:
恩……應該說是正好有這樣一個機會吧!要做很多準備,要解決很多問題。果然如果早一年或者晚一年的話,或許就不行了呢!其實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正好這樣吧!(笑)


── 不過,真的決定了以後就沒有任何動搖,像回到了少年時期的YOSHIKI和TOSHI那樣,只是帶著純粹的感情、和因為《WITHOUT YOU》帶來的感動。

TOSHI:恩,就是這樣。
X-Japan 2008/3/31 復活演唱會-破壞之夜
Without You第一次的live演唱版



── 只要兩個人在,其他的都是些細枝末節的問題了吧!

TOSHI:
有很多的整理工作要做,這一年幾乎都花在處理這些問題上了。不過,說到(我們)兩個人,可能這樣說有點奇怪,不過我覺得現在(到現在為止的人生中)大概是我和YOSHIKI關係最好的時候了吧……當然,YOSHIKI是不是這麼想的我可不知道哦(笑)。但是我自己,現在經常會打電話給他……以前就開始的緣份,當然不能叫做孽緣(笑),不過那時候總是想著「即使不說他也會明白吧」,因此漸漸地很少交流,慢慢就產生了隔闔,我想就這點看來,大概是現在相處時變化最大的吧!


── 隔闔,是指X的後期?

TOSHI:
漸漸地,有很多很多人夾在我們中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在那個過程中,心就慢慢疏遠了,也慢慢變得沒話講了。我想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中產生了隔闔吧。


── 那麼,現在不這麼覺得了吧?

TOSHI:
既然好不容易做了,當然就不能有隔闔。既然做了,那我和YOSHIKI的關係,如果不牢固的話,不就沒辦法做了嗎?當然不是因為什麼義務,或者說其他人說了什麼而不得不做。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兩個人產生的感動,兩個人那自然而然產生的那些東西,才是最重要的原因。既然兩個人有緣重新交彈,說了很多很多的話,果然就是不管什麼都想傳達給對方,不管談什麼都可以。不管是小時候的事情、工作方面的事情、還有我自己很多在意的或者煩惱的事情,以我自己來說可能未必會太考慮這些事情。但是這樣的話就不明白對方在想什麼了,那也許就會很迷惑吧(笑)。這麼頻繁的電話聯繫,和這十年間相比,甚至可以說這幾個月打的電話比這些年以來都多。


── 既然說到「YOSHIKI桑和TOSHI桑的牢固關係」,想到了X的初期。那個時候成員變換很厲害。但是,只有你們兩個的存在是肯定的。這麼說的話,現在已經回到那個時候,自己出SINGLE(單曲《I'LL KILL YOU》)時候的那種關係了吧。

TOSHI:
可以這麼說。或者應該說,比那個時候的關係更親近。或者可能不應該說親近,應該說彼此想要更深入。雖然不知道以後可以走到什麼程度,不過既然再一次相聚了,那麼就覺得,如果可以做到到『死之前也能以音樂相通』的話那就好了。我雖然是以治癒為主題做音樂,不過ROCK也好,治癒系也好,這些音樂形式都無所謂,希望可以可以超越這些所謂的音樂形式。


── 這個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但是對我來說,ROCK其實也是一種TOSHI桑所說的治癒之纇的音樂。我到現在還記得,最後在TOKYO DOME《THE LAST LIVE》上,TOSHI桑唱著《FOREVER LOVE》的那個時候,我情不自禁地流淚了。覺得非常的感動,這就是音樂的力量。

TOSHI:
我這十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雖然是地下,但是確實是感悟到了所謂「音樂的力量」。這十年,在日本全國旅行,巡迴了8000個以上的場所,每天都在唱歌。那些人和我第一次見面……他們不知道TOSHI是誰,也不知道X JAPAN,在那些人面前唱歌,然後他們哭著、感動著、朝我笑、跟我握手說謝謝。每天每天都可以遇到這樣的情況,我確實感覺到音樂的力量可以超越語言、國家、境遇、年代,這是無庸置疑的。所以,這十年獲得的經驗可以說是根本。如今,根莖壯大了,然後以X JAPAN的形式或者治癒系的形式都可以,建築在這些形式之上的,是我這十年來最寶貴的東西,只要那個東西在的話,那麼只要認真地去做,我覺得X JAPAN也可以做得很棒,來個大爆發。這些時間也好、經驗也好、甚至是遇到的人,對我來說都是必要的。而我明白這一切,花了大概十年的時間。


── 接下來想問一下,再次投入X JAPAN這個大漩渦裡,有沒有什麼不安?不過既然有了這個根本在,那麼一定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TOSHI:
是這樣的。錄《I.V.》的時候,YOSHIKI一開始問我說,「TOSHI,你可以唱ROCK的吧?」(笑)。他其實也是有點擔心的。以《WITHOUT YOU》的路線來看,跟我一直做的治癒系沒有什麼太大差別,是慢歌。但是沒想到居然先做《I.V.》。所以那個時候他說「TOSHI,你可以唱ROCK的吧?」

1559661120
Toshi參加《I.V.》的MV錄製現場


── 雖然這樣說有點馬後炮,但是我開始在PV拍攝的時候一聽到《I.V.》,特別是YOSHIKI桑那個熟悉的節奏,TOSHI桑的歌聲響起的瞬間,立刻就感覺到「那個X JAPAN回來了!」即使是第一次聽,也覺得非常感動。
TOSHI:
以我的角度來看,《I.V.》……和以前那些像《DAHLIA》啦《BLUE BLOOD》之纇的快歌其實並不一樣。應該說,是帶著全新的世界觀的。當然,依然是YOSHIKI風格的旋律。不過如果是以前的話,節奏可能會比現在快上 4倍也說不定哦!(笑)。YOSHIKI和我不同,他不管在打鼓方面也好,作曲方面也好,都有非常了不起的才能,即使是一個人打鼓,也會給人「居然可以用這個速度打鼓啊!」這樣新奇的感覺。YOSHIKI在某個訪問裡說,「不想做像同學會一樣的LIVE」,我也有一樣的想法。我記得YOSHIKI一開始的時候跟我說過,「真的做的話就是一個全新的X了哦!」這個意思當然不是說不表演以前的曲子,但是如果只是從前同一個BAND的人、重新站在一起演出,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我是不喜歡的。雖然不能說這樣不好,而是應該在音樂上也要有競爭力,就是在這個時代也要有全新的競爭力的意思。並不是暫時性地躺在X JAPAN這個名字上,而是要以音樂來戰鬥。就像《I.V.》或者《WITHOUT YOU》之類可以帶來力量的歌曲。那種(曲子)聽了之後會想,「啊?這是哪個BAND!?」如果做不到這樣的話,那(復出)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YOSHIKI說了「不想做成同學會」,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們、當然也包括PATA和HEATH,經過了十年時間,大家都獲得了各式各樣的經驗,不管是音樂方面的、或者是人生方面的,也都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我當然也是、YOSHIKI也是。就是這樣流著全新的血液的BAND,有一個全新的開始。


── 原來如此,對TOSHI桑來說,《I.V.》包含著這樣的力量。

TOSHI:
《I.V.》是這樣,《WITHOUT YOU》也是這樣。YOSHIKI跟我說,「TOSHI,你唱的比以前好了呢!」我的英文發音其實根本就不好,反而根本沒辦法很好的去唱。那麼,所謂好的意思是什麼呢?那大概是指ROCK的感覺。因為歌詞是英文的,不是特別能夠帶著感情去演譯歌詞的意境……日文的話可能會好一點。因為是英語的,所以帶入的感情很少。這種稍微帶點距離感的演譯方式,是我對ROCK的新的體會。


── 提到《I.V.》的錄音或者PV的拍攝,是那麼長時間以來四個人再次集合,有感到什麼特別的嗎?

TOSHI:「哦哦!YOSHIKI是裸的!」(笑)。這個大概是最開始的感覺吧!(笑)。真的是分開很久之後的那種~MAJOR感覺的拍攝,跟著 BAND的ROCK SOUND來唱歌,果然開始自己是覺得有點不適應的。10年的治癒系就這樣了嗎?就這樣一下子回到X JAPAN了啊!(笑)。不過果然是原來的BAND,就像老家一樣,很快就可以適應了(笑)。
1860267750
── 那麼,覺得PATA桑有什麼變化嗎?

TOSHI:PATA很帥啊!拍PV的時候覺得「果然是PATA,好帥啊!」雖然想著『難道不應該變得更加大叔了嗎?』不過他動作依然輕快,一點也不像大叔(笑)。

── 那麼HEATH桑呢?

TOSHI:
HEATH也變帥了。HEATH的話,站在那裡的樣子和以前相比……以前,在TOKYO DOME也好,最初的進軍世界也好,似乎就是突然加入的新人,他自己也有很多想法。這次的話感覺非常的自然,和十年前相比,帥多了。


── 我也這麼覺得。那麼和3月的TOKYO DOME相關的,TOSHI桑有什麼想法嗎?

TOSHI:
還沒有開始綵排,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HIDE不在了……一直以來的綵排,如果YOSHIKI不在的話就是以HIDE為中心的。這個意義上來說,那個中心不在了,就想要更加努力地去做做看。HIDE的部分,會使用特殊的效果、特別的音源。和普通的綵排不一樣,要更加地複雜,因為要加入這些效果,所以也要準備更多,如果不這樣準備的話,可能就無法達到想要的境界。雖然可能看起來是沒辦法和從前完全一樣,但是我自己是覺得並沒有任何改變。不過我自己可能沒有那麼精神抖擻,而是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不過倒是很期待,不知道自己站在舞台上的話會爆發出什麼樣的感覺?

1860267783
Toshi & yoshiki


── 啊,我自己很期待「X的TOSHI」哦!(笑)。


TOSHI:
期待啊?我一直唱治癒系的歌,就是安靜地唱著安靜的音樂。我想這十年時間,我自己身上還是留下了當年累積的東西的。做治癒系的同時,自己也被治癒了(笑)。其實,自己的心裡也是很多痛苦、悲傷、憤怒諸如此類的情緒,而這些在X JAPAN的舞台上都可以釋放出來。我想,大概十年前,看著X JAPAN的大家,心中也滿滿帶著這些情緒,也積壓了很多的痛苦傷心,希望可以在那個時候那個地方,在X JAPAN的音樂裡把這一切都釋放出來,爆發出強大的能量。然後,在慢歌的時候緊緊相擁。也就是說,爆發和擁抱,類似這樣的感覺。希望自己可以抱著這樣的心情和大家以音樂來溝通,不過真的到那了那個地方,不知道會怎樣呢?


── 那麼,反過來看一下現在的情況,經過了10年再舉辦的CONCERT,票已經全部賣完。這之中,當然有解散之後也一直支持著的人,但是也有從來沒有參加過LIVE的新飯,這種可以稱為奇蹟的現象,TOSHI桑是怎麼看的呢?

TOSHI:
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再結成,在TOKYO DOME舉行LIVE,然後門票在正式發售前就全部沒有了,這種情況,大概在日本的音樂史上,也是第一次吧!從前的FANS說想要再看一次演出,而新的 FANS說不管怎麼也想要看一次演出。會有這麼大的迴響,我確實是沒有想到。而且,有幾萬人買了票等著來觀看演出,還不全是日本的,是全世界的。也就是說,比起解散前,FANS更加多了。這種現象真的很可貴,可以說是稀有中稀有。這樣一想,我覺得壓力很大,從來沒覺得壓力那麼大過。如果是非常客觀的來說的話,那就是「好厲害,怎麼會這麼厲害?」這樣很驚奇的感覺。另外,以我自己來說,還沒調整到站在TOKYO DOME進行CONCERT的狀態,最後會以什麼樣子站在那裡,現在還不知道呢!(笑)


── 作為X JAPAN的MEMBER,又是怎麼看待X JAPAN的這種魅力的呢?

TOSHI:
恩,十年前解散的時候是個非常有人氣的樂團,登上高峰,還沒有更進一步,對我的離開實在是非常抱歉。明明可以試著再往前走走看,有那麼多人在期待著,卻突然就這樣停了下來,就是類似這樣被很多很多人期待著的感覺。


── 在訪問裡,TOSHI桑曾經說過《WITHOUT YOU》可以說是X中最好的曲子,這種說法當時是回應了一部分FANS的心情。那麼不去看這首曲子,也就是在除了這首曲子以外的X的曲子中,哪首歌可以帶給TOSHI桑最多的回憶呢?

TOSHI:
恩,這樣的曲子當然很多,不過如果說到最喜歡的曲子的話,那就應該是《TEARS》了。如果說到回憶的話,以錄音來說的話是《ART OF LIFE》,錄音的時候真是辛苦(笑)。幾乎全部都很困難,《ART OF LIFE》甚至讓我考慮到自己的進退問題(笑)。不只一次的想過,「再也沒辦法唱了……」這話我也是今天才能說。那個時候的錄音的情況,還有STUDIO 的樣子和氣氛,到今天也是記憶尤新。另外的話,還有《CRUCIFY MY LOVE》,果然英文的發音是個大問題。以上這些都是印象非常深刻的。


── 怎麼看起來,都是很痛苦的回憶啊!

TOSHI:啊哈哈哈(笑)。是啊!

── 那麼《TEARS》又是怎麼樣的呢?

TOSHI:《TEARS》是非常純粹的曲子,是我個人在慢歌中最喜歡的曲子。

── 另外,今年是HIDE桑的十年祭,對TOSHI桑來說,HIDE桑是怎樣的存在呢?

TOSHI:
恩,想到很多。LAST LIVE的時候,我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方式站到舞台上,心裡非常混亂。


── 啊,那是因為是TOSHI桑退出以後的LIVE啊!

TOSHI:
完完全全的最後一次LIVE,何況可以說是因為我的緣故才會解散,面對著5萬觀眾,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如果是以前的話,我大可以大聲喊叫。但是卻沒辦法這麼做,手足無措,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然後HIDE走到我旁邊,跟我說「就這麼幹吧!」說詳細點,應該是他走過來,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後大聲說「就這麼幹吧!」。HIDE他就是這樣非常關心別人的人,非常的溫柔,總是關心著其他人的心情,安慰著你。所以我一直都記得,HIDE那個時候在我身邊跟我說的話,那個時候在我肩上拍的那一下。所以,這麼說可能有點奇怪,他去世的時候,似乎也是給我來了那麼一下。他以前說過,「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我那個時候,自己心裡還有很多不安,從X退出,也有自己想做的東西,但是周圍有很多反對的聲音,自己考慮過很多,很混亂。那個時候他突然去世,感覺被觸動了……就好像那個時候在TOKYO DOME 裡給我來的那麼一下。


──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說「努力活下去」!對於沒有HIDE,四個人再結成有什麼猶豫嗎?

TOSHI:
完全沒有。雖然大家都說什麼「沒有HIDE的再結成」,但是對我來說,並沒有HIDE不在的感覺。之前PV拍攝的時候也是,雖然他並不在那裡,但是並沒有HIDE已經不在了的感覺。

1860267778
復出演唱會最後一天謝幕時,Toshi和yoshiki抱著超大的hide娃娃一起謝幕...


簡轉繁:cygnusx523
翻譯者:小耳MIMI
翻譯原文轉載自小耳の部屋
http://hk.netsh.com/bbs/700247/
(轉載請註明作者和來源網址)

About Yung-Hsiang Chang

0 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