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2008 X-Japan攻擊再開場刊~YOSHIKI篇~

作者 enigma0706 (小映) 轉自ptt看板 X-Japan


image
── 聽到將在東京巨蛋舉辦為期3天的復活演唱會,據此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首先,這是前所未聞的事,之前不是發表了2天的東京巨蛋作為睽違10年的復活演唱會嗎?而這二場演唱會的「票在發售前就完售」,關於這樣子一個奇蹟似的事實YOSHIKI桑是如何看待的呢?




YOSHIKI:
老實說,以我自己與 YOSHIKI Mobile 或是透過網站的樂迷們多多少少有一些交流的情況看來,「賣完一天份的票是預料中的;但兩天份的票能否賣完呢?」在 staff、promoter 間存在著這樣子的氣氛;「想要攻陷東京巨蛋,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事」類似的話不知道被說了幾次(笑)。這種事我不管幾次都在做所以我知道,這就是感覺認知上的差異(gap)吧。最近在日本的音樂界,也流傳著「YOSHIKI 你都一直在美國,所以你不瞭解現實情況啦」之類的話(笑)。我是以「要攻陷東京巨蛋兩天是很辛苦的」的心情,發表了兩天演唱會的消息,對於這個結果(完售)雖然沒有『啊!果然~』的想法,不過,該怎麼說呢?應該說,在 X JAPAN 的FAN們與我們之間,還是存在著相當深厚的信賴關係。 。

──原來如此。
YOSHIKI:只不過,還是被這種驚人的情勢嚇了一跳。

──不過,以YOSHIKI桑的野性直覺而言,應該是預料到了吧。
YOSHIKI:
不不不,遠超過我的想像。被promoter不停的唱衰之後,雖然不致於完全喪失信心,但也有「到底會變成怎樣啊?」的想法。
──那麼,接受那樣的結果、而舉行了3天啊…當初中間那一天(29日)休演是基於身體負荷的考量嗎?
YOSHIKI:
本來是這樣沒錯,當初是要求「3月的上旬與下旬各來一場」;我自己基本上的想法是復活的話,一天也算吧,不過考慮到只有一天也許有人看不到,所以就安排了兩天,這時候就有人提出了「3月的上半月與下半月各來一場不錯喔」,這樣說的同時,碰巧東京巨蛋的檔期(schedule)表示「在3月的下旬有空檔,在兩天間隔一天這樣子可以嗎?」,雖然這個時間點也有令人煩惱之處,不過兩場間只隔一天,對於舞台的佈置也是比較有效率的,到了此刻只能說「加油吧」。不過,那時心情是有點沉重的;畢竟要是認真地打鼓的話,這樣的演出次數雖然在 S.K.I.N. 時的 Long Beach Arena 也幹過,不過那只是一小時的程度。結果在那之後的一週內全身痠痛得要命。
1083872026

--的確是這樣子呢。Live的隔天在L.A.接受Interview的時候,YOSHIKI桑全身貼滿了藥布、還戴了護頸來支撐呢。

YOSHIKI:是啊。
--那麼,就算會是個苦澀的決定、終究還是決定舉行長達3天的演唱會的這件事,果然還是「即使是多1個人也好,想儘量讓想看X JAPAN的FAN都看得到」這樣子的心情嗎?
YOSHIKI:
是這樣子沒錯。在 YOSHIKI Mobile、網站的預定發送票數都幾近額滿的時候,我聽到的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支持著 X 的樂迷們有很多人拿不到票、新的樂迷們也有很多人拿不到票、已經形成一種恐慌的狀態;雖然說了「到了秋天有可能就會再追加公演」這樣子的話,但是有很多在復活的瞬間就想馬上看到這樣子的聲音出現。「那只能在兩天中間的那一天追加公演了」於是接受了追加公演的預約,「這在一開始是絕對不可能的」(笑)、「如果兩天中間沒有一天作為緩衝的話是不行的」(笑);由於以前昏倒了這麼多次(苦笑)、不想重複同樣的失敗、希望能呈現最佳的舞台、而為了往後能繼續舉行演唱會最好還是別連演三天、睽違許久的復活演唱會一來就要連演三天等(衝突),想到這就非常沉重(苦笑)。
--的確是這樣子…(苦笑)看來的確是個苦澀的決定。就如同YOSHIKI桑所說的,在「X-JAPAN的演唱會超過預期數量」、與「為了要順利地演出3天YOSHIKI桑的鼓需要保留體力」之間,究竟是如何取捨的呢?
YOSHIKI:
考慮的最多的還是HIDE的事情…當然現場會有影像,但實際上音樂還是會有空隙的,為了要將他的份cover過去必須要發揮至今以來200%的舞台功力;在一開始就有「這樣會死吧」的念頭(笑)。

--哇,光想像就覺得好像會死呢(苦笑)。
YOSHIKI:
是啊(笑)。所以在發表了(追加公演的)消息後,一邊想著」把自己逼迫到這種地步好嗎」,結果在發表消息的瞬間,身體就痛了起來(笑)。

--發表之後馬上?
YOSHIKI:1083872041
嗯(笑)。發表完的當日,脖子就痛了起來,從那天就開始看醫生。不過,最近是醫生到家裡來居多…今天也讓他到家裡來了(笑)。這是由於家裡有運動練習場,可以接受醫生專門的指導、進行對筋肉負擔較小的復健活動,醫生說「花幾個月來鍛鍊的話(會恢復得較好也說不定)…」,我回答:「不,其實在下個月就要(開演唱會了)…」(笑)。

--啊哈哈哈哈(苦笑)。
YOSHIKI:而且,X JAPAN的演唱會並不長吧?
--的確是。
YOSHIKI:
雖然我知道在彈鋼琴的時候也會對脖子帶來負擔、也為此感到心情沉重;不過沉重也是沒辦法的事(笑)

──不過,若是站在樂迷們的角度來看應該會感謝YOSHIKI桑的決定吧。至少3天的演唱會讓在復活的瞬間就讓能看到演出的可能性變大了。
YOSHIKI:聽到這樣子的話真令人開心。

──不過,一般發售後都會瞬間完售的。
YOSHIKI:似乎是這樣子沒錯。…事實上也有人說「再擴大成4天如何呢?」(笑)。
──當真?
YOSHIKI:
是有這樣子的聲音沒錯。若是一般的歌手聽到這種聲音的話應該會很開心啦(苦笑),但以我們的情況來說就會有奇怪的心情。當然,看到有這麼多人想看我們的表演相當開心,但另一方面,身體到底能不能負荷呢?至今也開了很多演唱會,不過壓力像這樣大的倒是頭一遭呢。
──原來如此。請問「這場live會是什麼樣子的演唱會呢」(我自己心底也在偷偷雀躍著)
YOSHIKI:
ㄟ、」會變成怎樣呢?」我也在想這個問題。能夠演出3天的話真的是奇蹟啊。

── 一定會的,我如此期待著。那麼,關於演唱會的主標題,」攻擊再開」這麼積極的字眼,是YOSHIKI桑選擇的嗎?
YOSHIKI:在演唱會還是2天的時候,是的(笑)。
──是這樣啊(笑)。從這話可以看出YOSHIKI的想法。YOSHIKI自己對此的期待是如何呢?
YOSHIKI:
再結成這件事,是很多偶然的契機造成的,大概是像「同學會」那樣的氣氛吧。不過,順其自然就好。在很久以前 KISS(以原來的成員)再結成的時候我去看了,雖然也是很歡樂的氣氛,但有什麼是在之前就消逝、已經感受不到了。

──我瞭解那種感覺。前些日子偶然地也體驗到了(團再結成的)前後對照。首先是在東京巨蛋演出的「Police」再結成@日本演唱會,那種內心的感動已經不復以往,另一方面,在幕張看的「RageAgainst the Machine」再結成演唱會時候呢,若是還活著的團是可
以感受到緊張感與真實感的;而在這場中則已經覺得不是這樣子了。

YOSHIKI:
原來如此。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呢之前也曾經提過,由於在 L.A. 有熟人在當導演、所以常聽到一些狀況;並不是一步步拾級而上的感覺,而是「總而言之就先試試、若是反應好的話就再繼續走下去」這樣、開始的時候先試試水溫,這樣說不定反而會更好也不一定。
──這樣,跟現在X JAPAN的狀況很像啊。
YOSHIKI:
是很像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因為怎麼講,極端地來說是「沒有回程的票」這樣子的感覺(笑)。有人問:「東京巨蛋的演唱會結束以後,回L.A.的機票要訂在何時呢?」,我回答「要是在3天的演唱會結束後我沒有倒下去的話,再來考慮這件事」(笑)。

--啊哈哈哈哈(笑)。

YOSHIKI:因為抱持著這樣的希望與考慮,所以也份外感到沉重。

--原來是這樣(苦笑)這次的東京巨蛋演出中,與」攻擊再開」一起、作為次標題的」迎向破滅」,跟TAIJI桑還在X時的最後一場、長達3天的傳說的演唱會一樣呢!在這裡再度引用的背後有什麼特殊意涵嗎?
YOSHIKI:其實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竟然也會變成3天的演唱會呢!

X-Japan 2008復活演唱會場刊(本文翻自此份場刊)
約為B4大小,全60頁豪華精裝書,內有「I.V.」PV的彩色圖片、演唱會前的團員訪問、小傳以及live照片等等
--就是啊。這個」迎向破滅」對YOSHIKI桑而言是個永遠的主題嘛…
YOSHIKI:
是啊。雖然想了很多其他的,但沒有其他的辭彙了。不管對誰來說,時間的流逝確實會讓人覺得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在這段期間裡,到底能活的深度有多深?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原文直譯:這是我的哲學)。某些人可能會說」這是何等消極的話啊」,不過對我而言並不感覺有什麼消極的意涵。

--反過來說,是要把今日當作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來努力的意思囉。
YOSHIKI:
是的。雖然考慮了很多,但除了這個外實在是沒有其他更適合的標題了。當然,我還記得在前次的東京巨蛋3天演出這個標題已經用過了,只是沒想到這次的演唱會也會變成3天。
--這次的再結成演出,似乎在無意之中出現了很多巧合呢。像上個月發行的「X JAPAN RETURNS」也是這樣。
YOSHIKI:
連我自己也突然感到有點恐怖。『RETURNS'的發售是早已決定了的,那時候還沒想到X JAPAN竟然會復活。
--恐怖的是「YOSHIKI桑的野性直覺」吧。
YOSHIKI:難道是有什麼預言嗎?真是恐怖啊(笑)。
--這次的演出中,針對3天設定的主題」破壞之夜」、」無謀之夜」、」創造之夜」,是否有不同的舞台設計呢?像瞬間切換的影像之類的?
YOSHIKI:
舞台本來是有考慮要針對各場主題作切換的。但是,變成了3天以後,到現在也還在煩惱著「該怎麼作比較好」呢。本來在2天的曲目上都已經有底了,結果中間冒出了第3天的場後就變得亂七八糟了(編按:果真是」無謀之夜」啊)。
--啊哈哈哈哈(笑)。
YOSHIKI:沒什麼不好的意思啦,只是構想必須再重新安排。
--所以是因為這個、一邊還在想很多事情所以心情沉重的囉。
YOSHIKI:
的確是這樣子呢。每天都像是要撞牆撞到流血一樣的感覺(笑)。X JAPAN已經活動了好幾年了,一些演出曲目及模式基本上變化不大。從X到X JAPAN的起承轉合,我不打算做很大的改變…只是不想完全照著大家既定的解讀走。(編按:這邊翻得不太有把握)

--原來如此。
YOSHIKI: 不管是 X 或是 X JAPAN 的時候,一直都有像這樣無謀的開頭方式,但是就算是馬拉松選手,也不可能突然要他開始衝刺吧?在跑到一定程度後、考慮以後的種種,逐漸地加快步調或是減緩步調,這樣才是比較好的吧。不過,所謂迎向破滅究竟要如何迎向呢?大概是這樣地在思考著。嗯,大概有一半是幾乎會重做的(笑)。

── 請絕對不要死掉喔。
1083872095YOSHIKI:
遵命。我不認為在舞台上死掉是件很酷的事情(笑)。發生了 HIDE 的事情後,我的人生觀也多少改變了些。也有了「活著這件事是有意義的」這樣子的人生觀。



── 啊啊,真是具有意義的好話啊。
YOSHIKI:
這其中隱涵著要努力的意味。另一方面,在我自己的心中存在著矛盾也說不定;心中有個聲音說有個關於生死,怎樣都可以。不過呢,從核心的 FANS 得到一些刺激、也從新的 FANS 得到一些刺激,這些元素成就了這幾天演出的安排 menu。
── 關於當天的客座吉他手,請問是怎麼樣子的構想呢?
YOSHIKI:
現在有好幾個吉他手在談,還有一到兩個禮拜內才會決定,雖然還不是100%確定,但每個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也會有咦?!竟然是他的人出場也不一定。不過,主要還是會以 HIDE 為主。
── 新曲的『I.V.』會登場嗎?
YOSHIKI: 會的。會有兩首新作登場。
──『Without You'也會有的意思嗎?
YOSHIKI:
是的,雖然之前曾經說過不想照著大家既定的解讀走,也沒辦法像美國的影集『24小時』一樣啊。只要仔細想想就可以大概知道演出的可能曲目,但是不會完全如大家所想的一樣(笑)。我猜這裡可能會這樣演,但實際上卻不是耶;但是要這樣硬幹的話,身體也會受不了的(笑)。考慮了很多的事情,實在是很令人苦惱啊!在這之後也會持續微調。

── 即使如此,對於能吸引這麼多人的 X JAPAN,YOSHIK 桑您自己覺得魅力在哪裡呢?
YOSHIKI:
我覺得有兩個方面。首先,每個成員在每次演出總是盡心盡力(包含我在內)。我不是在批評一般上班族,但是像每天通勤上班一樣心不甘情不願地在辦演唱會、每場都想著說在這邊結束也沒關係、而不願意使出全力、像這樣的演出能不能持續得到支持是很令人懷疑的。另外一個是,認真地接受了像我們這樣的風格、在中止活動這麼長一段時間裡還持續支持著我們的、很棒的FAN們(廣一點來說也包含國外的)。我想是因為有這兩個,才成就了今日的 X JAPAN。所以,也倍感壓力。

── 啊啊。光是知道 FAN 們的期待就增加了這麼多的壓力啊。
YOSHIKI: 是啊。
1083870755

── 我想這是因為 X JAPAN 的存在是有違一般搖滾樂常識的,而且能體驗到最高程度的感動,所以大家才會有這麼高的期待。

YOSHIKI:
X JAPAN 一邊在主流的電視節目上演出、做了很多的事情,雖然受到很多「這樣子不算是搖滾樂!」的批評,當我回顧自己的這一段人生,也覺得現在的自己是在做自己想做的搖滾樂,雖然很難下明確的定義,但還是想要依自己的意志、一邊玩著亂七八糟的搖滾樂、一邊走過人生,真的想以純粹的心情朝自己相信的方向強勁的話周圍的人怎麼說都無所謂;相反地,並不想像模範生一樣地被侷限在某種搖滾樂的框框裡。嗯,從今以後,我應該也會像現在一樣、亂七八糟地繼續往前邁進吧。

──是啊(笑)。睽違10年的東京巨蛋、一來就馬上舉行三天的演唱會的確是忠於自己的(亂七八糟)想法啊。
YOSHIKI: 是的,冷靜地想想,是這樣子沒錯。
── 啊哈哈哈哈。關於東京巨蛋3天的演唱會的攻擊預定,YOSHIKI 桑是否有什麼計畫呢?
YOSHIKI:
有啊。應該說,在決定是三天之前,兩天的節目間有許多的構想一直在交流對話的;一但定了三天之後,突然就停不下來了。

── 是這樣喔。
YOSHIKI: 嗯。只是,想要把原本兩天中會出現的對話部分也實現在三天的演出中。

── 於是,就把三天切開來嗎?
YOSHIKI:
是的。這造成了精神壓迫、也是我心情沉重的一大原因。當然,選擇對身體負擔較輕的打鼓方式也是可以;但是那樣 FANS 就看不到盡全力的演出這之間的界線在哪!老實說很難拿捏!

── 這平衡點的拿捏應該跟 YOSHIKI 桑的自明性(Identity)(就是拚命三郎的樣子)有關 。
YOSHIKI:
嗯。儘可能地希望讓現場演出跟錄音時一樣完美吧。最近 VIOLET UK 也錄了好幾首歌,照所想的打了鼓,結果是好幾天手都動不了。

── 三天的演出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YOSHIKI:
講這話雖然有點奇怪,我買了氧氣桶、也訂的滯留日本期間可以使用的頸部牽引器、脊椎伸展器等等,我的音樂室已經快變成醫療用具室了(笑)。

── 所以 YOSHIKI 桑想對日本的 FAN 們說的是:雖然心情很沉重,還是會非常鄭重地準備演唱會的意思。
YOSHIKI: 當然,環境越艱難,那種逼迫自己的壓力就越大。

── 是想破壞眼前的障壁嗎?
YOSHIKI: 這個嘛。這從以前就是這樣,周圍總是有重重的障壁,但是不管是多高、多厚的障壁最後我都會打破它。 1083872257

── 日語的精選集的發售預定已經確定了嗎?
YOSHIKI: 是的。
1083872264

── 在精選集裡面會把『I.V.』、 『Without You'放進去嗎?
YOSHIKI:
會的。『I.V.』本來是以英文寫出來的歌詞而會將他改填為日文的版本;而『Without You'則是本來用日文寫成、之後會改寫成英文版本。

── 啊啊,為了製作英文的精選集嗎?
YOSHIKI: 是的,同時進行這兩件事情,把時間都填滿了。

── 感覺起來真的很多障礙呢。
YOSHIKI:
就是如此。直到3月上旬為止,VIOLET UK幫好萊塢電影『REPO!the Genetic Opera'所做的主題曲,錄音大致是完成了,但還有部分仍持續在做。

── 那部電影的歌是 VIOLET UK 的新歌嗎?
YOSHIKI: 是新歌啊。雖然也想過使用舊的曲子,但太麻煩了就又做了新的。

── 麻煩(笑)。看來在壓迫 YOSHIKI 桑的好像是 YOSHIKI 自己嘛。
YOSHIKI: (笑)其實又接受了日本的電視連續劇主題曲的製作委託。

── 我們何時可以聽得到呢?
YOSHIKI:
3月吧。在演唱會之前大概是3月中旬。(註:電視劇「東京大空襲」的主題曲「愛する人よ」)

── 咦~?!那不是快到了嗎?
YOSHIKI:
這個時間還只是暫訂的,話還不能說得很確定,在大家閱讀這本場刊的時候可能會「啊,順利地結束了呢」。或是「果然 YOSHIKI 又飛走了 」情況也說不定呢。

1083872263

── 啊哈哈哈哈。
YOSHIKI:
現在 VIOLET UK 正在製作的『REPO!the Genetic Opera'主題歌,感覺是想走在西洋音樂的最前端;而日本的電視連續劇主題曲則是想以非常具有日本風味、而且是以傳統的日本為元素來製作…同時進行這麼極端的作業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呢。

── 不過,這是從 YOSHIKI 桑的腦中同時浮現的嘛。
YOSHIKI:
因為離開日本非常久了,反而能從客觀的角度發現到日本的美好。回日本的時候,對櫻花的美感動得不得了。

── 原來如此。不管是哪一首主題曲您都很樂在其中哪。那麼,在 X JAPAN 的歌曲裡面,YOSHIKI 桑覺得最有回憶、不能不提的是哪一首呢?
YOSHIKI:
唔…X JAPAN 的歌全部都有被用在連續劇。不過,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應該是『Tears'。

── 哇喔~真是巧合啊!TOSHI 也說是Tears'耶。YOSHIKI 桑為什麼會選Tears'呢?
YOSHIKI:
有什麼…悸動的感覺吧。就算是自己個人的綵排好了,一個人用鋼琴彈奏『Taers'的時候,眼淚也會不自覺地掉下來呢。

── 啊啊。
YOSHIKI:
想說看會不會在預演時就把眼淚流光的話,到了正式演出的時候就不會再流了(笑)。

── 應該不會有這種事吧。
YOSHIKI:
光想到舞台就感到恐慌。當然練習時是以正式舞台的想像在進行的,這一次呢,光是想像眼淚就快要掉出來了。在看 X JAPAN 以前的演唱會錄影影像時,真的覺得是很厲害。

── 該說是特殊嗎?不,應該說是「特別」吧。
YOSHIKI:
嗯。想要編輯『X JAPAN RETURNS'、『青夜/白夜』以及之前的『THE LAST LIVE'的影像時,一邊在看的時候,就覺得以前好像幹了很厲害的事呢。
── 事實上是真的很厲害啊。
YOSHIKI: 我想這果然是是因為有 X JAPAN 的5個成員、以及 FANS 在的關係吧。

── 意思是有跟 FANS 一起完成這些演唱會的感覺囉?
YOSHIKI: 1798514277
的確是跟 FANS 一起,才能完成這些演唱會的。如果沒有 FANS 是沒辦法做到的。

── 今年真的是 X JAPAN 復活的一年嗎?
YOSHIKI: 真的是 X JAPAN 破滅的一年(笑)。
── 不要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YOSHIKI: 作為最後的致命一擊之類的(笑)。

── 就說了不可以的啊!
YOSHIKI: 遵命(笑)。

── 在同時,今年也是 HIDE 桑的十年忌。對 YOSHIKI 桑來說,HIDE 桑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YOSHIKI:
如果用一個詞彙來說,應該是像「媽媽」吧。當我構思了一個無謀的企畫時,HIDE 桑就會說:「不要做比較好喔。對 YOSHIKI 桑你的身體不好啊」。雖然自己這麼說自己很奇怪,不過我真的是個無謀的人,而幫我把無謀的部分跟現實之間作一個折衝的就是 HIDE。但是現在這個部分已經消失了…果然是非常寂寞啊…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 就像煞車失靈的狀態嗎?
YOSHIKI: 大概像沒有了煞車的法拉利吧(笑)。
── 啊哈哈哈哈,請絕對不要死掉喔。
YOSHIKI: 一旦啟動之後就停不下來了,除非碰到激烈的碰撞。

── 不過,不管是『I.V.』的音源也好、『I.V.』的PV也好、以及這 次的東京巨蛋的演出,X JAPAN 果然是5個人的團體啊,5個人站在一起演出的感覺好強烈呢。
YOSHIKI:
說起 X JAPAN 的話,成員一定是5個人啊!就因為這之中的每一個人才能完成這樣子的事情; 所以,當然一定要拘泥於 HIDE 的存在。

── 原來如此。所以這次也會讓很多的 HIDE 影像出場囉?
YOSHIKI:
是的。但是又想重視現場的感覺,所以現在也還在煩惱著。也有想過第 1天先試試看、依當時的感覺再來調整演出的方式。我總是想著不能只做一些自我滿足的演出,雖然如果連自己都無法感動的話當然也沒辦法感動大家。所以我希望這次能創造可以感動自己、也可以和大家產生共鳴的舞台。

── 一個人彈『Taers'的時候,會因為移情作用而掉眼淚的 YOSHIKI桑,一定可以將那份情感傳達給我們的。
YOSHIKI:
這次的演唱會還蠻令我害怕的,「究竟能把感情壓抑到什麼地步呢?」之類,倒也不能說是不安。也無法想像會變成怎樣的演唱會,光想就感到害怕。

── 我們也是啊。因為之前 YOSHIKI 桑曾說了「會做令人緊張的、危險的演出喔」這樣的話啊。
YOSHIKI:
連續演出激烈的曲子的這種危險演唱會,是不會做的啦,不過會試著挑戰大家感情的容忍極限。

── 雖然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不過希望你不要倒下。
YOSHIKI: 待命的醫生有很多…(笑)。

── 啊哈哈哈哈。
YOSHIKI: 醫學也進步了(笑)。

── 是的。那麼,最後,對 YOSHIKI 桑來說,X JAPAN 是什麼呢?
YOSHIKI:
嗯… 即使在 X JAPAN 解散以後,提到 YOSHIKI 時也是以 X JAPAN 的 YOSHIKI 的身份、或是「 X JAPAN 的 YOSHIKI 組的 VIOLET UK 」等等。對 YOSHIKI 這個名字來說,X JAPAN 就像是他的姓氏一樣,分都分不開的。在之前我曾經開玩笑地說「我的身體裡面流著的是藍色的血」;現在,身體也是流著以『BLUE BLOOD'為起點的藍血啊(笑)。
1860266136

About Yung-Hsiang Chang

3 留言:

  1. thx for share...
    awaiting for world tour...^^

    回覆刪除
  2. me too~
    I am waiting for X-Japan coming to Taiwan in August!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