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10 years....for hide & 99年yoshiki對hide的回憶




今天是hide逝世十週年的紀念日。




轉眼間已經過了十年,常常還是覺得這傢伙應該還活在世界上吧!看到hide十幾年前的照片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早在90年代,hide就有超越別人10幾年的設計、打扮和審美觀。也因為這樣,每次看到十幾年前的hide才會覺得他明明就還在世上吧...

5/3~5/4這兩天,yoshiki特地幫hide辦了一個「」紀念音樂祭,陣容非常堅強,包括:LUNA SEA、Dir en grey、T.M Revolution、DJ OZMA、RIZE、MUCC、D'espairsRay等18組藝人受邀參加,還有hide生前組的「hide with Spread Beaver」。

這次紀念會也推出了相當多的演唱會紀念品hide官方紀念品,之前還推出了hide專屬咖啡杯、銀飾之類的商品。不過我並不太喜歡這些作法,感覺只是不斷消費hide的魅力...(不過說真的,設計的很棒....通通都好想要 XD)


補一篇1999年yoshiki對hide的回憶.. 



-------------------------------------------------------------------------------------------------------------



99年yoshiki對hide的回憶

已經過了一年了。。。

從那天開始,我一直在心裡回憶著數也數不清的和hide一起時的事,回憶著它們,思考著,和hide交談著。那時,這些這麼珍貴的回憶,讓我想起來就會心痛,但是,或許是經過了這一年的時間,我覺得這些在我的回憶中變得好1798525829溫暖。

可以和hide的fans們這樣說出和hide之間的事情,在一年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我現在仍有少許的混亂,在這裡我儘量挑選一些快樂的事情,一邊想,一邊試著向大家說。

第一次和hide說話,還是他在Saber Tiger的時候,他的樂團和X一起參加了一張混和盤的製作,那時,是我第一次給hide打鼓。在那之前,看過幾次hide樂團的演出,覺得「真是了不起的live啊」。可是,第一次說話的時候,心裡卻想的是「臉和舞台上完全不一樣啊……」(笑)

但是,那時候只是說了兩句話,真正的對話,還是在橫濱第七大道,X演出的時候,他來了。在樓道里,「我是Saber Tiger的hide。」他跟我說。我嚇了一跳「哎?真的?」,又是不一樣的臉。(笑)
可是,什麼時候變得非常要好的,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就是不知怎麼得就變成好朋友了,之後,經常一起玩。

和hide第一次一起演出的舞台,我想可能是在explosion,那時我總是在裡面放火。那天,火放大了,當時的會場很小,觀眾都出去避難了,hide,我,所有的人的臉都是黑的。

hide之謎有很多,到今天還是個謎的就是:hide不知道為了什麼,從來不讓人看他的上半身。大家在後台的時候基本都是一起的,換衣服的時候怎麼可能一次都沒見過?!可是,其實,下半身是看過啦,但是上半身真的是沒見過啊(笑),老是一個人攢在一個角落裡偷偷的換。
「hide,你是不是有胸毛啊?」

  1798525739
雖然是玩笑,但是,在live裡,toshi喊「脫啊」的時候,hide也是絕對不脫的。他從原來就是「脫啊脫啊」的不離嘴,但是自己卻絕對不脫。真的是很有原則。

一起去游泳的時候,也是絕對要穿著襯衫游的。那情景真的是很可疑。

說到游泳,hide在我L.A的家裡的游泳池裡差點淹死。(笑)
hide喝醉了,把roddy(某人名)扔到我家的游泳池裡,然後,我把hide扔到了游泳池裡。我的游泳池是很深的哦。然後,「我夠不到底啊……游不了啊……」一邊喊著一邊游,與其說游,不如說淹。
啊,還有我和hide的「食物戰爭」。

hide總是認為, 如果去有水槽養著魚的高級的地方,那裡的菜就什麼都好吃。重要的是,他味覺差了點。我和hide的味覺究竟誰是對的,有一本雜誌竟然就這一問題發展到了「爭論」的地步。

hide的理論是,好吃的東西混在一起,絕對沒有不好吃的道理。肝和豆腐那種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一起吃,他也會說好吃。 我說「那是很奇怪的」。比如我喜歡布丁和海膽,但是一起吃絕不好吃是吧。再怎麼好吃的東西,完全不一樣的種類一起吃也絕對是不好吃的。

啊,但是,hide的狀況,喝多了之後連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反正就是什麼都吃。結果,也不知道hide喝酒是強是弱。 大概不是那麼能喝吧。馬上就會喝醉,開始破壞。可是,能阻止hide的只有我一個人。

總是突然接到經紀人的電話:「yoshiki,hide又開始暴走了,請過來一下啊。」
 
然後,我就去hide正在喝的店,「hide chan」,他就馬上會回答「hai(是,在)」,然後就住手了。問我:「啊,我幹什麼了?」



1798513547


不光是味覺不好,hide眼睛也不好,總是說「晚上不能開車」。

原來在X裡,能開車的只有我和hide,地下時期演唱會移動的時候,是我和hide交替著開車的。但是,他晚上不能開車!!可是,奔波行走,不是大多是在晚上的嗎?然後,就總是我開車,為這件事經常糾纏不清。(笑)

然後,有一陣子,hide非 常熱衷於「帽子」。

不記得是在四國的還是哪裡的演唱會了,live結束,回到hotel,突然火災警報響了。

「出什麼事了?」我衝到走廊上一看,

hide一邊拿著滅火器噴,一邊喊:「我帽子不見了!!!」



從那裡以來,我就一直像關心樂器一樣關心hide的帽子。演唱會前會問「hide,你帽子好好的在嗎?」可是,有一次在名古屋的live時,問他:「帽子呢?」「在,在。對了,作首帽子的歌。」然後就「我的帽子,是這樣的,那樣的……」一邊唱一邊走。奇怪的人。

是啊,有說不完的事情呢。這樣說下去的話,可能要說一個月也說不完呢。

可是,在那之中,記得最深的仍舊是hide和我和member和fans們一起的回憶。那些回憶太過美麗了,才更感覺到悲傷。可是,卻給了今天的我,每天生活下去的勇氣。對和我們一起創造著這些回憶的fans們,當然還有hide……

http://tieba.baidu.com/f?kz=216995108



馬桶系列


願hide在天堂還是一個快樂又愛搞怪的吉他手..

About Yung-Hsiang Chang

0 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